•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下周股市行情

令人困惑的阿里“新制造”

时间:2020-09-20 22:39:17   作者:   来源:   阅读:1   评论:0
内容摘要:9月16日,阿里秘密开发三年的犀牛智造平台项目正式对外发布,同时揭晓的还有该平台打造的第一个样板工厂:犀牛智造工厂。这一项目及样板工厂带着诸多头衔:世界经济论坛灯塔工厂首个服装行业工厂、阿里“五新”战略中新制造的“一号工程”。互联网的下半场是产业互联网。数字化转型的大市场中,互联......

9月16日,阿里秘密开发三年的犀牛智造平台项目正式对外发布,同时揭晓的还有该平台打造的第一个样板工厂:犀牛智造工厂。这一项目及样板工厂带着诸多头衔:世界经济论坛灯塔工厂首个服装行业工厂、阿里“五新”战略中新制造的“一号工程”。

互联网的下半场是产业互联网。数字化转型的大市场中,互联网企业是不可或缺的一环,中国消费互联网巨头的动向也格外引人瞩目。阿里入局传统制造业,将“新制造”作为其“五新”战略的一环,对制造业是件好事。里“新制造”

简单概括,阿里此次发布的“新制造”内容包含两块:一是为中小企业服务的数字化智能化制造平台——犀牛智造,以及利用这个平台打造的样板工厂——犀牛智造工厂,这个工厂是一个服装代工厂。阿里的表述是:该平台利用淘宝天猫的数据为品牌商提供精准预测,实现规模化按需生产,减少交货时间、库存和工厂的用水量,同时做到低成本和高效率。

从阿里发布的各种关于犀牛智造的信息来看,无论是它的技术能力,它在产业生态中的定位,还是商业模式,都不清晰,让人困惑。阿里发布的信息里包裹了时下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常提及的各种概念,但犀牛智造自己究竟是什么、能做什么,依然云山雾罩。

这个问题本不应该成为问题,但的确让人有些困惑:犀牛智造究竟要卖什么、卖给谁?是对服装电商商家卖服装,还是对中小服装代工厂卖数字化解决方案?

犀牛样板工厂发布的信息,的确让服装行业感受到了压力。一位珠三角的服装行业从业者表示,这个工厂有可能成为中小制造企业的收割机。在他看来,如果阿里的确做到了成本和效率的提升,同时又有自己平台的支持,引导电商去这个工厂下单,会对其他中小代工厂造成非常大的冲击。

但这显然不应该是犀牛工厂的本意,阿里不应该是服装制造赛场的运动员。它的犀牛工厂是一个样板工厂,初衷是探索出数字化服装工厂能力并输出给服装业的中小企业。

犀牛智造CEO伍学刚在《36氪》的专访中表示,这个工厂做成了,以后会和1000家服装工厂合作,帮他们改造成“小单快反”的模式。

将自己转型中积累的能力对外输出,是制造业背景的数字化赋能者常见的路径。如三一背景的树根互联,徐工背景的汉云,美的背景的美运智数,都是在自身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把自己的能力产品化,然后卖给同行的其他企业。这一点上,阿里打造样板工厂的逻辑类似。

区别在于,阿里本身不是制造企业,这个数字化能力的形成不是自发的,而是有意为之。作为互联网背景的赋能者,它也没有去选择一家已有的代工厂去合作,而是自建工厂,其结果就是这个自有的工厂,事实上和它要赋能的目标客户形成了竞争关系。

而在目前阶段,这个工厂既要维持运作,又想对外赋能,阿里同时在做运动员和赋能者,就不免有些矛盾。徐工不会买三一的平台,格力也不会用美的的数字化方案。

另一方面,二者也并非不可兼得,前提就是赋能者与被赋能者的技术、体量差异巨大。徐工不会用三一的平台,但市场份额在十名开外的工程机械企业有可能用;格力不会用美的的数字化方案,但年销售额在亿元级别的小家电企业有可能买。当体量差异大到构不成竞争关系,同时数字化能力确实能给自己带来好处,同行就不再是问题。

某种程度上,阿里与其他中小代工厂的差异与此类似,二者兼得仍有可能。但目前发布的信息并不清晰,犀牛智造的商业模式未来还需做出明确抉择。

阿里过往曾与如徐工、协鑫等传统制造业的企业合作,探索利用其软件、数字化能力帮助传统企业提高效率。但这些探索不算顺利,制造业中需要长期积累、不同行业区别巨大的专精知识,决定了互联网企业涉足其中,工作量大且难以规模化,它们更合适的角色是如底层公有云、通用的开发套件等,而非具体的产线解决方案。

但此次阿里选择入局新制造的行业是服装业,这是阿里电商平台上最大的销售品类,相比其他传统制造业,这一领域阿里有着无可比拟的市场数据优势,也有着巨大的市场。但这些优势是在销售端,犀牛智造的服装行业解决方案多大程度地深入到了工厂?

尽管比起装备制造,令人困惑的阿里“新制造”服装行业的技术门槛相对要低,但依然有着其行业know-how门槛。服装制造的流程至少包括裁布、印花/绣花、缝制、水洗、整烫包装几个大的环节,其中有的细分环节有相对成熟的自动化解决方案,但仍有许多环节离不开人工。此外,从制造工艺来看,做T恤最为简单,连衣裙就复杂的多。服装的面料,印染的工艺也都时刻在更新换代。

这些深入制造的环节,都有数字化技术应用的空间,但从犀牛工厂发布的信息来看,数字化的要点仍在市场需求侧的消费洞察,而非供应侧的工厂制造端。

根据阿里提供的信息,犀牛智造和传统制造的区别主要有两点:一是犀牛工厂用云计算大数据打通供需两侧,以销定产,传统制造中供需两侧难以实时打通;二是犀牛工厂是“高频上新、滚动补货”,传统制造是“批量化生产”。

两大区别的基础,都是基于电商、社交数据的消费洞察,给出销售预测建议,让厂家及时响应,而传统的销售模式是根据历史经验来确定产能,提前生产。

这样的数字化技术应用当然有价值。这一变革与家电行业颇有可比之处。典型的家电产品如空调,传统采用压货模式,在销售淡季提前对经销商压货,是过去家电企业的常见做法。如今这一趋势正在变化,空调两大巨头中,美的率先渠道变革,收到订单之后才备料、生产、发货,实现以销定产,后端则配合建设工厂的柔性制造能力。在这样的变革之下,结合线上渠道的布局,美的对疫情的应对就更加有韧性,今年上半年,美的空调业务营收多年来首次反超了格力。

从犀牛智造发布的信息来看,消费数据洞察的内容很好理解,这也是阿里作为电商平台最大的优势——在需求端打通淘宝天猫,为品牌商提供销售预测,首次让按需生产实现规模化。但是在工厂侧,究竟如何做到了柔性制造,信息非常匮乏,而这是与市场侧同样重要的关键能力。

阿里称犀牛工厂目前可实现100件起订,7天交货。而前述行业从业者对《财经》表示,阿里没有披露具体是什么服装品种,如果是T恤衫,当前的中小服装加工厂,一二百件起订已是非常成熟的模式,珠三角的许多企业都可以做到隔日出货。在他看来,单从起订量和供货周期的数据来看,犀牛工厂的能力并不突出,核心价值还是在市场预测。

总的来看,犀牛工厂目前的数字技术能力似乎更多的侧重在了市场需求侧的消费洞察以及渠道方面,相关创新也与供应链密切相关,但进一步深入到工厂、制造环节,尽管阿里表示实现了柔性制造,但三年的秘密开发究竟做到了什么程度,柔性和经济性兼顾的如何,仍然难以判断,而这正是服装加工厂最关心的问题。

一位服装加工企业负责人对《财经》记者表示,服装制造有三个重要指标:速度、品质和成本,三者取舍有平衡点,单项比较没有意义。自己更关注阿里犀牛工厂这三项指标的目标数据和实际数据,想了解互联网巨头做工厂能做到多好。

但若阿里真的深入到工厂,又会对现存服装厂造成压力。不止一位受访的服装、令人困惑的阿纺织行业从业者都对此表达了担忧。其核心问题是:对中小服装代工厂,阿里是赋能者还是收编者?掌握市场数据的阿里,进一步深入到制造端后,中小企业最终会不会都变成给平台打工?

引入自动化、数字化技术,以销定产,柔性制造,进展或许缓慢,但的确是制造业不可逆转的大趋势。一位纺织行业企业家对《财经》记者表示,犀牛工厂的好处在于,用大数据精准指导生产,使得资源配置更具效率,容易组织生产精准配合需求。面对这样的数字化工厂,无法获取精准信息的中小企业将无法与之竞争。但进入阿里的这个生态,掌握市场信息的阿里就具备极大的议价权,工厂很可能变成为阿里打工。

另一个出发点不同但类似的顾虑是,阿里此前的平台的参与者是经销商、代理商、个人消费者、物流等前端环节,犀牛工厂如果参与到产业的原料制造、生产加工等环节,整个链条打通之后,中小企业还有生存空间吗?

阿里希望犀牛工厂的解决方案面向中小工厂。在服装从业人士来看,它更可能的目标客户是大中型生产厂家,这些厂家自己强在生产能力,但在流程整合、算法上必然不如阿里;此外,传统服装业正在缓慢得往自动化转型,设备成本是一个大的门槛,更多大中型工厂开始使用自动化设备,更容易与阿里未来的制造体系相结合。而小工厂的优势是低成本、灵活,但蛋糕会越来越小。当大工厂可以用差不多的价格完成小批量订单,小工厂就只剩下生产周期短、沟通方便这些次要优势。

场外巨头入局,必然会引发震动。而阿里过往的成功,让它在进入任何一个新领域之后,都会让既有玩家担心自己被颠覆。

一位服装业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有一个强大的搅局者是件好事,倒逼产业升级,加速淘汰低端落后产能,这对行业、对消费者都是好事。

 温馨提示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本站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如有侵权行为请到首页信息反馈告知。


相关评论